评论交流

浙江“非遗”系列之十三:四明南词

出处:本站原创  文字:施王伟  时间:2011-04-19
字体:放大 缩小

“南词”就是“弹词”,一般浙江、福建称南词,苏州、扬州称弹词,由(小)三弦、琵琶等伴奏。它的基本曲调,由[八韵]组成,什么是八韵?即八个七字句,句句入韵,如果上句不入韵的话,在其后带一个入韵的“哎头”,听来“幽静典雅,流畅华丽”,这种带有文人自娱自乐的曲艺形式,在清中、后期的江南地区非常流行。

“四明”是浙江旧宁波府的别称,“四明南词”即宁波地区流行的、基本语言用宁波方言书面读音构成的曲艺形式。它和邻近的绍兴平湖调及苏州扬州弹词有许多共同点,但在古老性方面,四明南词较占优势。如我们今天尚能看到保存较完整的“平湖十八句半”,选自开篇《八仙过海》,有邵孝衍老先生传谱,归“ao”韵。这“平湖十八句半”的“半”字,是由于结尾“凤点头”其第二个上句的曲幅较短而引起,有的文章省略其“半”字,这是不准确的。“平湖调”、“词调”、“赋调”是四明南词的三个主要唱调,它们的共同特点,一是多有“凤点头”的结构形式;二是上下句落音呈四度结构。如平湖调为“徵商”、词调为“宫徵”、赋调为“羽角”。但要提醒大家注意的是,后两调是前调的衍化,是先有平湖调而后有词调、赋调的。四明南词的伴奏极其讲究,称“三品”、“五品”、“七品”、“九品”,我们先不听音乐,光从这个“品”字,就能感觉南词其格调之高、品位之雅。正如《杭俗遗风》中所说,“其曲调繁复,近百余种,抑扬婉转,或疾或徐,八音克谐,低昂合度。如急风暴雨之聚至,如流水行云之闲适,无不各极之致,悠然为之神往。每月胜会,宾朋纷集,正襟危坐,一室无哗,固不必霓裳羽衣之以声音为尚也。”主奏乐器是三弦、扬琴、琵琶,而这三件乐器中,又以三弦为其核心,故有“开口弦子”之称。

这里还要说一点的是,四明南词中有众多器乐曲,主要用于开演之前,或休息之后,以显示该班社的艺术水平,同时亦起静场作用。在这些器乐曲中,[将军得胜令]已成为江南丝竹的保留曲目。

四明南词的书目分长短篇,长篇有《果报录》、《风雪亭》、《玉蜻蜓》等,短篇有《西湖十景》、《八仙过海》等。主要艺人很多,现尚存记载的,有清末民初的“五座公”,分别是虞锡堂、陈金恩、腾云卿、戴善宝、何桂章。其中何桂章的一些唱段,如“赋调”(选自《玉蜻蜓·求签》)等,现还能在《中国曲艺音乐集成·浙江卷》中看到,这一点我们要感谢赵万福这些老同志付出的劳动。何桂章(1872-1939)善用“小嗓”演唱,分口清楚,上海听众称其为“宁波梅兰芳”;再后一辈有柴斌章、陈莲卿等。柴斌章(1908-1963),在南词界有“活琵琶”之誉。陈莲卿(1911-1988),28岁拜陈世卿为师,不久加入“崇德社”,虽只念三年书,但勤奋好学,即使14岁因患眼疾成“半盲”,亦用放大镜阅读书籍和脚本,刻苦专研,直至古稀仍一如既往。

四明南词这种较高雅的说唱艺术,在民国之后,开始走下坡路,在今天,有很多有识之士纷纷呼吁政府加以保护。但如何保护,笔者认为应走一条苏州弹词的创新之路。苏州弹词在几十年的发展上,没有固守传统不敢越雷池,而是不断地转型,不断地升级,吸收众多之长,大地改革,大胆创新,最后成为一个流派纷呈、作品不断涌现、拥有众多听众、富有生命力的中国南方代表曲种。

我们期待着四明南词再崛起!

 

四明南词2008年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作者系浙江省文化厅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坚定着我的信仰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