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交流

书生有笔还须有壁——读洛地遗作《满江红》

来源:宣教处   作者:徐宏图   时间:2016-11-21   人气:

已故浙江省文化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洛地先生以戏曲研究驰名,曾任温州南戏学会干事。晚年转向词学研究,著有《词乐曲唱》等,亦自成一家之言。偶尔也赋诗填词,所见虽不多,然均属有感而发,针砭时弊,往往一针见血。例如他的遗作《满江红》即是其中之一。全文如下:

戴德感恩,分来了,钥匙一只。北门北,西溪西底,未名凃侧。

六十平方少半尺,进门一廇带三室。步徐徐,爬上四层楼,旋六折。

    感今昔,已头白。数文岁,三十七。问书生有笔,还须有壁。

    脔臭鼠香应见惯,待休归去飞来席。笑人生,好比戏文场,悲喜剧。

此词写于1986年10月洛地乔迁新居之时。按理说,分到新房子总是很高兴的,可乔迁之日我以同事的身份上门祝贺,并未发现洛地有什么高兴的样子。过了两天,他送我这首词表示答谢。读着读着,终于慢慢体会到埋在他内心深处的五味杂陈之感。

上阙写新房。按照洛地的才华与业绩早就应该分到一套像样的房子,可自1958年被补划为“右派”下放农村之后,这就只能成为一种奢望,如今突然分到一套新房,自然要“戴德感恩”。新房座落在杭州城北、西溪河渚的起点,即原来的杭州电影基地附近,这里原本无路,后来开辟了一条蜿蜒小道称“影业路”,所谓“西溪西底”,“未名凃侧”即指此而言。面积虽然只有六十平方少半尺,可按当时的水平能分到这样一套三居室的房子也算不错了。只是楼层稍高一点,因为洛地右腿有点先天性的跛疾,上楼梯时不甚灵便,故戏称自己是徐徐“爬上四层楼,旋六折”。

下阙写杂感。分到这套新房时,洛地已56周岁,头发花白,距退休已不到四年。他回顾37年的从业生涯,酸甜苦辣一一涌上心头。最令其苦恼的是住房,长期以来,一家四口挤在城南察院前巷他夫人林颖宁所在江干区文化馆分配的两居室职工宿舍里,既没有卫生间,也没有厨房,大小便要上公共厕所,锅灶搭在过道上。更令其难受的是,宿舍紧挨着江干区农贸市场,天未亮就汇集各路商贩,吆喝声此起彼伏;散市后,满地垃圾,臭不可闻。洛地住在三楼,南窗正对着菜场,只好整天关闭,他就在这个房间里写作,所受的干扰可想而知,故深有体会,并大声疾呼:“书生有笔,还须有壁!”然而盼星星,望月亮,终于盼来了一套新房时,已到了暮年即将退休的年龄,故不禁感叹:“脔臭鼠香应见惯,待休归去飞来席!”人生如戏,或悲或喜,自古而然。

洛地亲笔题写的这首词是送给我个人的,我收藏至今正30年了。他那刚劲有力的书体,正体现其为人与为学。重读此词,倍感亲切,只可惜,他已于去年九月六日因病逝世,我再也无法与他交流了。值此一周年忌日之际,谨撰此文祭奠与愐怀。

(作者系我院退休研究员)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我们柔弱,但不示弱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