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交流

一个月太短,古籍修复的路还很长——访第三期非遗班90后学员、福建漳州图书馆古籍修复师陈洁如

来源:宣教处   作者:学生记者 俞睿宸   时间:2016-11-27   人气:

来自福建漳州的陈洁如,是个九零后妹子,爱好练字、画画,做古籍修复,兼修书画装裱。因为热爱中国传统文化,填报大学志愿时她选择了当时当时唯一开设“古籍修复”专业的本科院校――金陵科技学院,又和南京博物院的栾承素老师学习了书画装裱。这次非物质文化遗产培训班的研究方向,仿佛为她量身打造。

第三期非遗传承人群培训班,学员的地域跨度、年龄跨度、专业跨度前所未有。陈洁如是其中的新生代代表,她对古籍修复的认识就多了几分现代科技元素。在她眼里,一本等待修复的古籍,从拿到手的那一刻起,就要进行纸张分析、酸碱度测试、破损程度分析以及详细情况记档等步骤。修复也许是最核心的环节,但前前后后所做的工作却承前启后,同样意义重大。陈洁如对于古籍的慎重态度,让她的业余生活也和古籍修复密不可分——下班回家,吃饭,洗漱,乃至临睡前,总想着手头待修复的古籍,怎样让修复方案更确切和完善,达到最完美的修复效果。

这样长年累月的工作,陈洁如因为修复古籍久坐不动,颈椎不适、静脉曲张这些“职业病”都找上了门。但谈到自己热爱的非遗事业,陈洁如还是有说不完的话题。一次修复一本清代早期蓝鼎元的《鹿洲全集》,这本书年代久远,絮化严重,纸张几乎失去拉力,稍不留意就会造成破损。这本不过六、七十页的书耗费了她八个月的心力,虽然艰难,现在回想起来,陈洁如却是满满的骄傲。她还分享了一个古籍修复的特殊技艺,蒸锅法。顾名思义,就是将粘连严重,纸张揭开困难的古籍,用塑料膜等包得严严实实后,放到蒸锅上蒸。上了蒸锅的古籍更方便揭开纸张,字画则不容易脱墨跑墨,这算是纸张和墨神奇的化学反应。一想到古籍和包子馒头一样被放到屉笼里头蒸,就让人忍俊不禁。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步骤,不知道挽回了多少珍贵古籍。

在陈洁如心中,一本古籍自己未能见证它的诞生,也不愿看到它的消亡,她对于古籍是一个过客,但应该是给予它二次生命的过客,是抓着传承火炬往下递的人。

当年大学的“古籍修复”专业一个班学生42人,毕业三年后坚持从事专业工作的只剩下六、七人。在陈洁如印象里,2010年全国文献修复师不足百人,而国家需要修复的古籍却堆积如山。陈洁如也曾动摇过,这次浙艺开班,让她深刻地了解了非遗传承的概念,也坚定了她的信念。学习期间,她接受了汪自强老师教导,也曾与与汪老师一同参加第七届东亚纸张保护学术研讨会,这让她见识了许多现代修复科技,也使她对自己今后的深造方向有了清晰的规划,将向更科学更严谨的方向努力。陈洁如说,在浙艺学习,可以抛开工作,回归课堂,完完全全地沉浸在古籍修复的世界里,安静地沉淀自己。而在浙艺结识的同道中人,也会成为她终身受益的良师益友。一个月时间太短,他们的路还很长。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修古籍,是在听历史和我说话 ——访第三期非遗培训学员、安徽知名古籍修复专家季玉方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