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交流

剧作家顾锡东(下)

来源:宣教处   作者:陶国芬   时间:2016-02-11   人气:

《五女拜寿》这个剧作,对“小百花”来说,就相当于《茶馆》在“北京人艺”的地位。它虽然写的是古代的故事,唤起的却是当代人的共鸣,它把很深层的一些价值取向和伦理观念表现在一个普通的故事中间,人人都可以看懂,但人人又有不同的体会。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各有所得,正是此戏的高妙之处。

《五女拜寿》盛演不衰,顾锡东也走出了一条“以戏育人,以戏练功,以戏养团,以戏带艺”的路子,“顾伯伯”被人们亲切地称为“百花园丁”。

2009年,《五女拜寿》在全国1200多台参评剧目中脱颖而出,荣获文化部评选的“首届优秀保留剧目大奖”。

顾锡东一生都把为观众、为演员、为剧团写戏看作自己的使命,他始终不停地写呀写,一面从事文艺领导工作,一面仍笔耕不辍,又创作了《汉宫怨》、《贤母宝璧记》、《唐伯虎落第》、《陆游与唐琬》等一批新编历史剧。这些戏虽然形式古典,内核却紧扣时代的音弦。

1988年,《陆游与唐琬》获得文化部文华剧本奖。2003年11月19日,第一届国家舞台艺术十大精品工程评选在北京揭晓,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优秀保留剧目《陆游与唐琬》荣登十大精品之列。

陆游与唐琬,这段多少年来已成定论的封建礼教迫害下的爱情悲剧,在顾老笔下散发出了其特有的人文光彩,剧中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对人性、人心、人情的深刻渗透,再现了中国旧知识分子与自身人生境遇、生存状态抗争的痛苦命运,正是如此高度的作品,才具有长远的生命力!

顾锡东常说,自己不求高雅,只求通雅,作品要于俗中求雅,先做通品,精不精让观众去说。因此,《陆游与唐琬》既有明显文人戏剧的特点,同时又以不牺牲平民审美习惯为前提,很好地衔接和弥合了文人与平民的某种断链。

顾锡东的戏就是这样,既有思想性,又有艺术性,还有非常精彩的观赏性,适合舞台演出。他的作品老百姓百看不厌,都举起大拇指夸赞:“顾锡东写戏,拿手好戏!”

顾锡东一生著作等身,创作上演了剧目百余部,外加电影5部,理论文章200余篇。他写作不为得奖,可作品却荣获了无数国家级奖项,从全国优秀剧本奖、华表奖、文华奖、田汉奖,到电影百花奖、金鸡奖、电视剧飞天奖,无所不包,他已然化身为浙江戏剧界的一个文化符号。

顾锡东不仅是一位优秀的剧作家,还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戏曲事业领导者。他总是高屋建瓴地为戏剧发展出谋划策,忙着开创作年会、办戏剧刊物、发现人才,推出新星,为振兴戏曲可谓呕心沥血。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浙江戏剧界的团结氛围令许多外省同行羡慕,“文人相亲”这种新风的形成,乃至成为传统,是顾伯伯和同代浙江戏剧人身体力行,亲历亲为开创出来的——主要体现在老一辈对后来人的亲切关怀与无私培养上,使得那时的浙江戏剧界人才辈出,优秀作品不断涌现。

顾锡东起于民间,是个“草根作家”,从草根作家到剧作名家,他从来淡泊名利,且为人率性豁达,创作的剧本常被剧团无偿演出,他毫不介意,常说“要稿费做什么,大家演我的戏,我就满意,老百姓拍手,我最高兴”。

身为省文联主席,他从不端架子,素来以帮助他人为己任,尤其是年轻创作者向他请教,他更是来者不拒,总是能给出难得的金点子。他经常要把别人几万字,十几万字,甚至几十万字的本子看完,然后又写下几千字乃至一万多字的意见。他给剧本提的意见,大多“只立不破”,只提建设性的意见,基本上不提反对意见,这背后隐藏了他提掖后生、小心翼翼的惜才之心。

“清风两袖朝天去,留得身后百花香”,顾锡东为后人留下了一大笔精神财富,自己却始终是一个清贫的文人。在他看来,“读书还可以贪得无厌,从中得到乐趣,物质享受我不贪。”

他活跃剧坛50年,创作硕果累累,是上世纪下叶浙江文艺的代表人物之一,他不仅代表了一代剧作家的创作精神,也代表了浙江戏剧在任何时候回忆起来都值得骄傲的一段历史。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港囧》:青春的追寻与幸福的轮回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