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交流

给我一首歌的时间诉说

来源:宣教处   作者:庄镇铭   时间:2016-02-11   人气:

凌晨被梦惊醒,一个人静悄悄到阳台吹风。学校的夜很安静,夏天的时候还有蝉声,不过秋天就只剩寂静了。把耳机带上,缩在阳台一角,背靠着冰凉的墙壁,想着一些事情。

有时候唱歌是一件很愉悦身心的事,在你最无奈、最彷徨的时候,给自己唱一首歌,唱出自己的很多苦恼与不满,失落与无助,然后随着歌声撒到自己看不到的空间,忘却。歌是一个人的欢欣,是别人不能理解的故事。同样的一首歌,唱出来的是不同的心情,不同的感受,脑海中所想的,记忆中所回放的,都是不一样的。正是因为这样,给自己唱一首歌,才像是对着暗室倾诉一样坦荡。

不在乎歌词,不在乎曲调,因为更多的是脑海中已经有关于烦恼的解答,关于痛苦释放的一种心理暗示。在这里诉说自己的故事,在这里诉说自己的心声,不必在乎别人听不听得懂,也不必在乎自己是否还记得起那是怎么样的难过与悲伤。因为歌声没有意义,歌声只是一种载体,仿佛你把一个U盘装满,然后抛进河里,你肯定会非常后悔,后悔当初没有留备份。但是到后来,其实丢掉的东西变得已经不再重要。你所曾经在乎过的所有东西,其实都没有你想象中那么重要过。

我们只是在回忆中私自放大,私自给回忆填充一些别的并不属于它们的东西,然后觉得自己富有五彩缤纷的记忆。其实,这些东西都很虚无。比方说,你把喝一杯咖啡理解成享受生活,你把跑一次步理解成锻炼身体,你把完成一次作业理解成好好学习,你把一项任务完成理解成认真工作。我们的生活中有千百种奇怪的论证逻辑,习惯了去把不起眼的事情加入一些绚烂的意义,然后变成自己生活记忆中值得称道的一部分。

但是,有些走过的路,做过的事,遇到的人,其实在生命中都是可有可无的,在生命中的意义或许只有0.001%的份额。然而我们很多时候都觉得它们比那99%最应该记住的东西还重要。记忆之间互相挤兑,才发生强烈的逻辑矛盾,以至于日后自己都会去嘲笑自己的可笑。

厌倦了用意义去生活,去思考问题。这世界教会了怎样思考,却并没有教会何时思考。多数时候都在让一个人去兜圈子,原地打转,然后迷失方向,随意向前,然后迷路。时时刻刻都想着做这件事有什么意义的人,生活一定是井然有序并且生机勃勃的,然而他们是活得最累的。他们懂得思考并时时刻刻思考着,把自己装扮的晶莹剔透,美玉无瑕。以至于连他们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过。一个人的精力都是很有限的,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思考自我,还不如留一些时间做个愚者。

愚者是什么,愚者其实就是歌者。那些时时刻刻在唱歌的人,时时刻刻都在忘却烦恼与忧郁。他们是愚者,但是他们活在自己应有的姿态和空间中,活在一个没有人强迫他们去思考的伊甸园里,活在歌声的时空中。从古至今,唱歌在时光中从未死去,愚者也从未死去。精明的商人和天真的艺术家亦从未死去。

歌者在时光中永存,人在时光中歌唱。歌与歌者活在应有的维度与使命中,从未死去,亦从未改变。在永恒的时光中歌唱,去诉说自己的不满,去告别过去的惆怅,去量衡未知的心。

                                                                                                                   (作者系文管系文管系15文管班学生)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人生之路 浙艺启航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