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交流

夜话

来源:宣教处   作者:王熙强   时间:2016-02-11   人气:

 回忆过往二十年的生活,从开始有记忆的岁月里难得找到几次彻夜长谈的经历。但要说到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夜谈,我想便是最近的一次,是去年冬天在南京,她在讲,我在听。

要说为什么最清晰,大概是因为那是我第一次扮演听众。

其实,我是个很能说的人。去南京参加艺术考试也需要靠我的嘴争气才好。有时候,我也想不明白我这个来自浙南的编导艺术生为什么要在冷风呼呼的季节乘七个小时动车到南京考试。说实在话,在我心里是一万个不情愿离开浙江。

抵达南京南站的时候,天色已黑,手表的时针努力地奔向11这个数字。出站的时候,时不时有寒冷的气息穿进我衣着的缝隙。还在车上的时候,我收到了几条她发来的短信息,虽然只是几句轻描淡写的话,但我清楚她已经开始喜欢上南京这座城市。而我,虽然仍然在她手机的黑名单中,但就在收到她发来短信的那一刻仿佛一切都得到了满足,也似乎更深刻地懂得我为什么一定要来到这座城市。

我在南站乘出租车到了事先在网上认识的艺考队所住宾馆,登记入住。在我敲开房门的时候,我看到房里异常的热闹,艺考队的所有队员都聚在一起,他们玩着真心话大冒险。我记不清那天说了什么,反正大家伙都玩得很开心。

打开另一个房门却是另一个世界,轻薄的酒精味填满了小小的客房,床上坐着一个女孩,似乎喝醉了酒,神志不清的模样我实在不敢相信那是被几度的果酒灌醉的。

女孩们争相安慰她,我在边上安静地听着,了解到这是一段感情的结束。

她在接电话,从对话里我听到了无数的纠葛,一种不想分开却不肯选择原谅的纠葛。

“你上个星期加了一个女孩的微信,那是我朋友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缠着她?她都知道你有女朋友了,她都避着你了……”

我看她梗咽,她的闺蜜一边替她捶背一边说,那种男人还要他干什么,我要是分手了,我一定很开心。

不知道出于怎样的冲动,我一下抢过了电话,忘记当时我说了什么,酒量很好的我似乎是被满屋子的果酒味熏醉了。电话的另一端,不断传来一个男的低沉而又充满威胁的声音:“让她接电话。”

我相信我当时失去了理智,我冲着电话表示了我的愤怒,那绝对是我这辈子为数不多的气愤,一个生气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的自己。房间里的气息安静得可怕,我的心情突然平复,镇定地跟他说:“她今天喝了很多酒,喝醉了。”

我几乎以央求的语气对他说:“她哭了,哭的很厉害。”我望着她,恳求他,“你能不能对她好点?”

她只是我整个旅程中的一个陌生人,我知道她心里藏了无数的委屈,我从未见过分手现场,但真实的分手现场确实没有旁观肥皂剧那样轻松。对方摔下电话,我忘不了他恶狠狠地爆了一句粗口。

过了不久,他又打了过来,她似往常般镇定地跟他分开,他成了她黑名单中唯一的号码。

那晚,我听他们的故事直到黎明。他们至少曾经在一起过,现在隔着一千多公里分开了。

那么我呢?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从她的黑名单中抹去。或许留着也是一种记忆,至少可以时刻告诫自己要多加克制自己的爱,至少在这黎明时刻,我和她呆在同一个城市。                                                                      

                                                                                                                                                           (作者系文管系15文管班学生)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我看中国戏曲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