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交流

《一念之间》创作手记

来源:宣教处   作者:包峥剡   时间:2016-05-19   人气:

艺术的创作本就在一念之间,由物及人、由人到心是打动创作者创作思维的一种由外到内的思考过程,而再由心到舞,到具体的舞台形象塑造和舞蹈意象的形成,是《一念之间》的创作思维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物————心”和“心————象”打通了我创作思考上的“任督二脉”。

在这次的作品专场中有3个老节目,《凳之龙》、《我心中那只鹤》和《心之剑》——舞剧《韩信·剑》片段。其中的《凳之龙》获得2015年国家艺术基金项目支助,也在2015年获得第四届全国大学生艺术展演活动表演一等奖和优秀新作品奖。《我心中那只鹤》是与杭歌合作完成的,于2012年获华东六省一市舞蹈比赛创作表演二等奖。《心之剑》则是去年毕业展演季中原创舞剧《韩信·剑》的序。

整台晚会中最难的是两个月内创作6个原创的作品,由于演员组织的问题,单项节目居多。而舞蹈内行人都知道,创作最难的却是人最少的独舞节目。

在六个节目中,独舞占了三项。其中《小莲初上琵琶弦》是为学生而作,表演者是附中学生许天慧,这是她舞台表演中第一个独舞节目,从创作开始就困难重重,但是在演员的努力下和老师的磨练下,节目终于能够上演和完成,这个过程和进步的意义远远大于创作本身。由于创作的目的是为了培养学生和锻炼学生,所以会以“桃李杯”舞蹈比赛的要求来编排,展示更多的演员身体能力和技术技巧。在舞蹈的审美要求上,《小莲初上琵琶弦》和《杨柳依依》都力求江南古典舞的审美追求,清丽、婉约和柔美是两个舞蹈的共同之处。

《对话》这个独舞则突破以往的创作方式,纯粹用肢体来构成一种身体局部的“对话”,身体与空间的“对话”,是在用一种“纯舞蹈”的方式来表达“对话”的想象空间。在传统舞蹈创作中是不会这样创作的,因为要突破,所以我大胆尝试,并邀请了空政文工团的首席舞蹈演员何将加盟演出,为晚会带了别样的舞蹈空间。

双人舞《彩带·情歌》则是将创作局限在“系在一条绳子上的双人舞”,舞蹈演员自始至终没有脱离“彩带”这一核心,将畲族男女的情感通过彩带的变化,充分体现出一种生命维系在一起的艺术效果。

群舞《花鼓声生》则是将花朵与少女生命的绽放加以结合,力求绚丽漂亮、欣欣向荣的舞台效果,演出之后得到了很多普通观众和同行的喜欢,感受到了江南少女的明媚和灵秀。荧光的花色又带来了不一样的视觉效果。

四人舞《把酒——序曲》,我的意图不是一个完整的舞蹈作品,是希望能以此开篇,做一出运用古代诗歌来创作的系列舞蹈,而古代诗歌的“酒”的意象是这个系列舞蹈的一个出发点,以酒来传递文化内涵和以酒来表达人生的喜怒哀乐才是创作的真正目的。这个舞蹈将古典舞元素与戏曲舞蹈相结合,也是一次舞台上少见的尝试。

整个晚会的构成其实也是民俗、古典和现当代舞三种不同风格的构成。在舞美创意上从凳子的抠像和门框的暗示形成第一篇章的舞美效果,第二篇章的“半角亭”则凸显了古典审美的空灵和写意,而第三章的“东方露白”和六片纱构成了空间的立体感和多重含义。与京剧团裘冰老师的合作也让我在舞台合成时积累了更多的创作经验和感悟。

说说几首原创音乐。晚会的《花鼓》《小莲》和《把酒》都是原创音乐,请了海政文工团的杨翼老师合作,他的创作富有年轻人的激情和效率,有时候是他的音乐在“催”我的舞蹈加速,可以说没有他的音乐,这三个舞蹈的创作不能如此快速完成。

服装的设计师是舞蹈界的设计“大腕”——阿宽老师,原来的《畲家女儿拍》(桃李杯一等奖)、《凳之龙》都是他设计的。我曾开玩笑对他说:“托您的福,您帮助设计服装的舞蹈作品往往都能取得好成绩,您是我的福星。”而他的设计往往是在舞台上的效果好于在排练厅的感觉,这就是功力和经验吧。

灯光师是学院的老师徐丹丹,我们合作多次,桃李杯、荷花奖、大艺节都一起战斗过,也都一次次攻破堡垒,取得胜利。这次的舞美与灯光配合是极为重要的。我提出,民俗篇要色彩斑斓,古典篇要戏剧光和人物感,现代篇要干净和纯粹,这些他都一一实现,而且每个节目又都具有自己的个性,三个篇章又具有自己的灯光语言的统一感。

舞蹈较少提到造型设计,这次却要感谢学院洪巧珍老师,在她的帮助下,小莲、杨柳、古人、龙的各种形象突出显著,在舞台上精彩纷呈,为作品带来了极大的帮助,这是她多年的工作经验和舞台实践的成果体现。

突然间,我想说说我们很多的排练老师和舞台工作人员,还有更多的在整台晚会制作过程中帮助协调的领导、老师和同学们,这是一个有创意有干劲的团队,这是一个有能力和有大局的集体,我有幸在他们的默默支持下完成本台节目的创作工作,很惭愧无法一一表达,一切皆归于“一念之间”,我会在心中念想每一位。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宝罗的音画人生(下)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