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交流

我的母亲

来源:科研处   作者:周立波   时间:2016-05-28   人气:

一直以来,总想写一篇关于母亲的文章,却总是没有写成,不是没有东西可写,而是不知道从哪里着笔。我的母亲如天下母亲一样,慈悲的胸怀,善良的心地。

母亲兄弟姐妹五人,排行老大。嫁给父亲后生下我们兄弟姐妹也是五人,只是排行第二的兄长长到七八岁的时候夭折了,后来便有了我。母亲曾经跟我说过,生我的那天晚上正是农历的冬至,父亲带着其他孩子去学校的操场看露天电影,电影快散场的时候,我出生了。这便是我印象中的出生时辰。

母亲虽然没有读过书,却记忆力超强。我们小时候的点点滴滴,她都能记得很清楚,而且讲述起来绘声绘色,仿佛一切就发生在昨日。当然,记忆力强有时候也不一定是好事,她能记得刚嫁过来时家境的穷困,与婆婆的种种不和,父亲年轻时如何对她不好,这便难免会引起家庭矛盾,有时会和父亲吵得不可开交,直到双方动起手来。

母亲让我觉得我所不能企及的是她的坚毅。当初家境的穷困我是听母亲说的,但在我记忆里家境还是好的,温饱是没有问题的,而且我能明显感觉到我们的生活水平比起左邻右舍都要好一些。后来,我们兄弟姐妹四人都在读书,这比起别人家来,是要好出很多的。在我的记忆里只见过母亲流过一次泪,那就是在父亲的葬礼上。对陪伴自己六十余年的另一半,尽管一直矛盾不断,一旦永别,那份痛楚是只有当事人才能真正体会得到的。

我离开故乡到外地工作后,老屋里一直是外祖父单独居住。母亲一直跟我说,他不愿意跟我的兄长一起住,其实我知道,她是要为我守住老屋,怕我有一天回家无处可去。那时候我还在南京,我便经常回家,基本上每个月回去一次。每次回去,母亲都会非常高兴,特地到集市上买鱼买肉。刚到的那天晚餐,必定是满桌的大鱼大肉,临走的那天早饭也必定是饺子。这基本上已成了定制。临走的那天早上,我起床洗漱好后,母亲的饺子已经包好。有时候,我会有些不舍,会多留一天,那次日的早饭依然会是饺子。

记得父亲中风以后,照顾父亲的重任几乎全部落到母亲身上。母亲只比父亲小一岁,但身体很硬朗,除了照顾父亲,自己还开了一家小店,而且进货都是自己开着三轮车从县城采回来。每次回去我都会劝母亲小店别开了,她满口答应,可我下次回去,小店还是照样开着。我每次给他的钱她都会收下,她用攒下的钱,在院子的四周造起了房子,这些房子全部租出去了,小店的赢利和房租成了一笔可观的收入。在外地工作的儿孙,谁有什么困难,她会毫不犹豫地赞助。

近几年回去,我看到母亲的背有点驼了。可这并没有妨碍她做事,走起路来,依然让年轻人跟在后面小跑。

有一年我在杭州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问我院子里两棵银杏树,有人愿意出高价买,是否可以卖掉?我说卖掉其中一棵,另一棵留着长。母亲说她也是这么想的。后来母亲用卖树的钱又造了几间房子。

父亲住院期间,我们都给了母亲一笔钱,可临离开家时,母亲把钱如数还给了我们。母亲说她手里有钱,我们正需要用钱,可以做点正事。

父亲去世后,有一段时间我因为有事好长时间没有回去。后来姐姐跟我说起此事,说母亲担心孩子因为父亲的不在而淡忘了她。我听了内心很忐忑,有一阵揪心的痛。

如今偌大的院子只有母亲一个人守着,有多少个夜晚,我会恨自己的不孝,痛自己的不情。母亲生我,母亲爱我,母亲望我,那一道道日益加深的皱痕,那越来越驼的背,像一根根刺扎在我的心上。

孝,不是用来说的,更不是用来标榜的,是要去做的。趁着还有机会尽孝,何不赶紧去做?老人不会在乎你买了多少东西,是要亲眼看到你,是不是瘦了?是不是显得憔悴?

又是一个母亲节,愿天下母亲幸福地生活!

(作者系科研处副编审)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七年修得一剪梅——记舞蹈系学生党支部书记高永美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