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交流

奈何艳阳天,离别风沙总遮眼

来源:影视技术系   作者:林琦   时间:2016-09-15   人气:

毕业典礼那天,我和一群人站在台上,抱着一堆很像砖的毕业证书,确实跟砖一样重,但是不敢轻易放下。傻傻的我,很想把证书藏起来,这样大家都不会因为毕业而分别。

世上重要的爱都是要轻拿轻放,我把一捆证书的外壳放在地上,想等着他们一个个来领走,这样每个人我都能再仔细看一遍,可是很多都是一个人代领了好多份外壳。后来真的就从一群人围着你变成慢慢散开,走廊里开始一个个说着“再见,常联系”。当然,那些结伴一起离开的才是最有可能常联系的。

我很想找个机会再仔细地看看校园,算是一个仪式感的告别。后来想想,在校的日子,我都是在仔细看着的,心中已没什么遗憾了。所有人都是迫切希望离开学校,他们接到了社会大学的通知书,像告别初中,告别高中一样,一切形式都已觉得熟悉,我们早已知道该怎么告别大学了。

学校姑娘很美,你要告别;兄弟讲义气,你要告别;这个人常对你笑,你要告别。学习告别才是好的能力。有些时候,你怀念从前的日子。可真要离开时,你却没说一个字。你只是挥一挥,像扔掉废纸一样,说是人生必经的事。这歌里唱出多少人的想法,酒喝了又喝,人聚了又聚,最后也感慨到泪流满面,人要学会告别,体面地跟任何事物告别。

我们都想要飞到那遥远的地方看一看,看看这世界到底是怎么样。哪怕只是望一望。

后来在离开的车上看到朋友发来的短信,她说“以梦为马,毕业快乐”。我突然不知道该回什么。大太阳的天,同车的朋友吵着让司机把空调开猛点。一个被一些人称作七哥的人,突然抬头对着太阳流下了眼泪。朋友问他怎么了,他急忙低下头说:窗外风沙太大了,吹得眼泪直流。那个同车的朋友说,刚才开空调就把窗都关了。这个七哥笑了笑说,是么,那是有点晕车了。

 手机消息还在震动着,就暂时不看了,也不回了。

 等我回来就告诉你。

                               (作者系影视技术系13级摄影摄像班学生)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多愁善感的上海——读《长恨歌》有感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