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交流

“昆曲巾生魁首”汪世瑜(上)

来源:宣教处   作者:马向东   时间:2016-09-18   人气:

昆曲是中国最古老的戏曲剧种,迄今已有600多年,以曲词典雅、行腔宛转、表演细腻著称,被誉为“百戏之祖”。著名昆剧表演艺术家汪世瑜是当代中国昆曲小生的代表人物,被誉为“中国昆曲第一巾生”。

生于1941年的汪世瑜是江苏太仓人,第三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被文化部表彰为“有显著成就”的艺术家。他先后担任浙江昆剧团团长、浙江京昆艺术剧院院长、浙江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文化部昆曲指导委员会委员等。

然而,这位享有盛誉的昆剧艺术家,当年却是误打误撞闯进昆剧界的。1955年,汪世瑜陪同伴去考国风苏昆剧团,主考官看他眉清目秀、很有灵气,让他试一下。结果,阴差阳错地,汪世瑜被录取了,而他的同伴却落榜了。后来汪世瑜知道,周传瑛就是看中他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以及过目不忘的记忆。这个“伯乐与千里马”的故事在昆曲界一直传为美谈。汪世瑜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和周传瑛老师的缘分来自于彼此的眼睛,他让我学他的戏,也是看中了我的眼睛,说我的眼睛会说话、比较活。周老师把我留在他身边,他说,这是将来能够学出来的。这辈子练习和演出的时候总是记住不能辜负老师,不能辜负自己的志向。”

14岁的汪世瑜就这样进入昆剧团,师承周传瑛学艺。学昆剧是一段艰苦的经历,汪世瑜聪慧伶俐,敏而好学,经老师悉心传授,精雕细琢,在浙昆“世”字辈中迅速成长,以巾生见长,冠生、鞋皮生兼能。他不仅刻苦练艺,还看书、学唐诗、写体会,这皆因老师说,演古代才子,要加一点文学修养。经年累月,“腹有诗书气自华”,汪世瑜在舞台上的一唱、一念、一颦、一笑、一投手、一驻足,无不充满光彩。

汪世瑜是一个爱钻研的演员,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一个转身,台上10秒钟的功夫,他会用很多时间去揣磨。吃饭、走路、睡觉,他都带着一把折扇,打开、折起、旋转,练习扇子功;为了练眼神,汪世瑜学打乒乓球,眼睛追随小球快速转动。他在艺术上刻苦钻研、精益求精、不断追求,很快在同门中冒了出来。1955年,汪世瑜在胜利剧院登台演出《玉簪记·琴挑》,这折戏不仅是他登台表演的第一戏,也是他表演最多的戏和教学生最多的戏。

汪世瑜擅演风流才子书生,表演不拘程式,风采独具,以情带戏,以情感人,声情并茂,令人叫绝。从《牡丹亭》里的柳梦梅,到《西园记》里的继华,再到《桃花扇》中的侯朝宗、《长生殿》里的唐明皇,汪世瑜塑造了诸多经典的昆曲舞台艺术形象,成为让广大观众爱慕追随的英俊风流小生。他的舞台实况录影被广为传看,他主演的《西园记》被摄制成电影戏曲片,在海内外播映。21岁时,汪世瑜得到京昆艺术大师俞振飞推重和传授,一举成名。俞振飞在一篇文章里称赞汪世瑜:“一到台上,或站,或坐,或行,或止,或喜,或忧,皆酷似传瑛,不仅得其形貌,而且得其神韵……”

1986年,汪世瑜凭借《玉簪记·琴挑》,登上第三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的评奖舞台,以第二名的显赫成绩傲然摘得中国戏剧梅花奖。

《玉簪记·琴挑》是一出典型的“巾生戏”,描写青年男女潘必正和陈妙常互相爱慕、借琴曲互通情曲的故事。全剧充满喜剧色彩,对演员的唱念、表演、舞姿造型、水袖功、扇子功等均有很高的要求。汪世瑜的表演干净利落,飘逸雅致,洒脱俊美,念白略带愁感和情绪,一气呵成。其演唱渲染感情,缓起急收,步步紧扣,层层递升,用外在的形体表现内在的感情,动作幅度由小而大,笃扇推桌和一声“仙姑”,层层紧逼,拿捏得当,生动地表现出潘必正对陈妙常的关心和爱慕。

《玉簪记·琴挑》《西园记》《拾画·叫画》是汪世瑜三大代表作品。他在谈到塑造张继华的感受时说,艺术创作的三种手法是:大处着眼小处着手,正面文章反面做,情转浓时便成真,三种手法互为渗透、相辅相成。汪世瑜曾在北京和杭州举办“汪世瑜巾生专场”,演出了他的代表作品,一时称魁,被誉为“第一流的小生,第一流的戏”,成为蜚声海内外的“昆曲巾生魁首”。

汪世瑜拥有大量戏迷粉丝,他在武汉演出,隔着两条街还有黄牛在倒票;他表演的录影带被许多昆曲迷珍藏仿习。他的粉丝中不乏名人名家,如越剧表演艺术家徐玉兰、著名学者于丹等。这些戏迷的执著和热情一直温润着汪世瑜的心。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切实担负起培养“文艺浙军”的重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