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交流

在离开后的第六天开始怀念

来源:宣教处   作者:宣教处   时间:2017-10-30   人气:

全国学生运动会结束已有6天了,挂在胸前的志愿者证被我挂进了衣柜,签到用的指挥通也因为内存不够被卸载,但回忆并不会因此清空,我还是清楚记得其间人事。

学运会期间,我在之江和滨江中间穿梭了20多天,出莫干山路转文二路,再从学院路上经过黄龙路、曙光路,进入满是小桥起伏的杨公堤和老长一段上坡的虎跑路,过了钱塘江大桥便到滨江了。

去时总是打的或者公交,回来我喜欢骑车,20公里的路上太阳的光斜穿过重重叠叠的树叶,我知道这些照射在我肩膀上的阳光同样会照射在一侧的西湖岸边。西湖早早成为了我对这座城市的标志性记忆,之江饭店则是第二个。

都说志愿者工作会比较辛苦,有时候的确是的。

为了赶上8:30的工作时间,我和同校的建哥要在前一天晚上预约好顺风车。顺风车要看运气,有时候两个人都约上了还要取消一个,有时候则两人全都失败,老实去挤地铁。有一次在二号线上,我匆忙进了地铁,建哥一个犹豫门就开始合拢,他还做了个试图扒门的动作。我望着他一阵苦笑,只好在下一站等他,所幸都能在规定的时间内赶到之江。

白天我们通常在之江饭店201室候着,随时等候任务,随时出发。最紧张的一天是在开幕式前。晚上9:20要接中青报乔老师。我拿着一张2010年的网络图片在接机口寻觅,除了一身志愿者的服装全无识别标识。直到他出现在接机口我还是有些不确定,他仿佛也看了我一眼,但又往前走去。我继续张望着,最后还是乔老师主动找到了我。“你是小滕吧?”乔老师一口京片儿听着很亲切。由于之前通过电话他知道我的名字。我接过乔老师的行李,渐渐地同他聊起了关于文字的内容。那一夜回到学校已接近凌晨,但躺在床上闭上眼,眼前还是萧山机场交错的车流。

还记得学运会的最后几天都是下雨的。如今写下这些,就像在晴天把沾了潮气的书卷放在阳台上晾晒,我喜欢小心翻开这些书卷时候的声音,一如喜欢这次为期20多天的志愿活动。

                              (作者系文化管理系2016级策划班学生)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纪念馆开馆一年,再聊赵松庭先生——与“江南笛王”赵松庭先生弟子吴樟华教授谈艺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