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交流

那个敲我脑袋最疼的老师

来源:宣教处   作者:滕卢涛   时间:2017-10-30   人气:

仲芳是个男老师,教了我六年的小学数学。第一次得知他名字的时候,我和小伙伴拿着那张写着他名字的红字条,蹲在掉漆的深绿色木门前笑得肚子疼。一个剃着一丝不苟寸头、满脸威严、再热的天白色衬衫上面的纽扣也不会解掉一个的中年男人,竟然会有这么个女性的名字。

仲芳是一位严厉的老师,平时上课很严谨,遇到我这种不喜欢数学的淘气的男孩,自然不会手软。加上我的母亲是一位一切支持老师的妇人,因此我常被仲芳揍。当然仲芳也不会无缘无故揍我,都是我上课和同桌聊天时候。仲芳会先冷冷地看我一眼,这一眼若是被正在说笑的我捕捉到了,我身上会唰的一抖,心便凉了。这时候仲芳会很慈祥地说:“这道题我们请滕卢涛同学起来回答一下。”

四年级的数学课教些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能记得的是我一边站着一边眼睛使劲往同桌瞄。仲芳看着我的目光比平常还要慈祥,就像看着立马要被自己吃掉的食物。这种同情中饱含着冷酷的面部表情一定要他这样拥有丰富社会阅历的中年男人才能表现出来。这时候同桌算的差不多了,一个大大的851被圆珠笔圈了出来。我吁了口气,大声地报出851。仲芳在黑板上啪啪啪写下这个答案,最后那个一因为写的过于潇洒还写断了粉笔。他接着低头看了眼教科书,脸色变得不那么好看。“恩,坐下吧。”我这才如释重负地坐了下来。答对了题,多少有点小人得志,不一会又开始和同桌吧嗒吧嗒讲了起来,兴之所至时,忽然感觉到后脑勺受到一记重击,一时懵住了。过了一会疼痛发散开来才意识到,是仲芳的弹脑喯儿。虽然没有见到他的人,但能想象到这个食物链顶层的男人弯起手部关节,全身之力集中在末端,以极快的速度弹射“猎物”时的情态。

真正的武林高手是不动声色的。这一击虽然又脆又亮,却对上课的进程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就像一块巨石坠入水里之后,波纹迅速回合,湖面恢复平静,只留下暗流兀自涌动,对被弹击的我产生着男默女泪的伤害。

“外科手术式”的打击过后,仲芳继续气定神闲地向前走去,嘴里讲解着题目,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尽管仲芳攻击凶猛迅速不留痕迹,还是无法阻止我和同桌讲话的愿望。我的同桌是个女生,平时寡言少语,安静得可以和教室后头的扫把媲美,但在上课时却能和我唠上一整节课。不知是英雄惜英雄,还是因为性别的缘故,每次我们讲话被叫起来或者被弹脑喯儿的总是我。难得有次在我和同桌讲得非常开心的时候,仲芳叫她起来回答问题。然而同桌始终沉默着,到最后仲芳急了,走过来问她会吗。她还是不说话,就这么静默地抗议着,并且吧嗒一下眼泪掉了下来。这招老江湖仲芳也怕了,他连忙说:“没事,老师就是让你回答一下问题。”仲芳叫起了我:“你来回答一下吧。”我迅速说出了答案。仲芳叫我和同桌一起坐下,她才慢慢坐了下来,依旧趴着闷闷不乐。我在想如果以后我是个老师,有没有更好的对付方法,想到现在我还是觉得,这样的女孩是无敌的。

被仲芳督促了六年,我的初中考得不是很好。当时我语文成绩不错,他知道后多少有些失落。等我初中毕业考上市里最好的高中,仲芳很高兴,送了我一支毕加索钢笔。那天我去看他,他正在自己家书店的二楼午睡,见我时就穿了件汗衫,头发白了不少,成了一个真正的和蔼的小老头儿了。

一开始叫他仲芳是因为不喜欢,但到现在,我发觉这样的叫法很亲切。好了,到最后还是要严肃点儿,董老师,节日快乐!教过我的老师们,你们也要节日快乐哦!

作者系2016策划班学生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老包”的舞台——记省“万名好党员”荣誉称号获得者、舞蹈系副教授包峥剡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