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交流

秋风起

来源:宣传部   作者:黄梦婷   时间:2017-12-13   人气:
字体:放大 缩小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秋风起了,今年杭州的秋入了早了些,才十月份就开始套毛衣了。拖鞋加睡裤,这是下楼吃午饭最惬意的搭配了。没有什么想吃的,随便点了两个菜扒拉着,对面的小璐似乎也吃得索然无味,看来这天气是真的差。

平日的生活里我们总把找男朋友挂在嘴边,像一群怀春少女。却没有人真正去行动,也许你我都有一个不肯放下的过去。

青海西宁已经下起了雪,小朱发来的照片上白茫茫的,很好看,真想马上跑去那边,看雪,也看他。可惜却被困窘打败,也就只能在微信上向小朱问问他的近况,而他无非就是训练、外出、上哨,顺带吐槽自己远方的军旅生活。

自从小朱和他一起跑去青海当兵,我的所念人就隔在远远乡了。青海,很陌生,而他,也变得和青海一样陌生。微信、QQ、电话没了一点消息。我还总是会腆着脸去找他,而他却总是一句话也不回。我很伤心,钻进小容的被窝,搂着她睡觉。小容还在玩手机不肯睡,我就睁着眼睛望着床板,脑海里又开始了一场大戏。一会儿想着逝去的友情,一会儿想着逝去的爱情。突然肚子咕噜噜的叫起来,应该想想明天早上吃什么了,可到了早上根本起不来,算了,还是睡吧。一场大戏结束了,我闭上眼准备去遇见梦里的大戏。希望在这里他能牵着我一直往前走,我会很开心,真的会很开心。

一睁眼已是中午了,想知道昨晚梦见了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我放弃了。和小容在床上打闹了一番后起床洗漱,准备下楼吃午饭时,老爹打来了视频通话,两人絮絮叨叨一番后,有点想家了,想老爹与老妈,想小白与小汪,想房间里的那个小黄人。小黄人,该死的怎么又想它了,小黄人里的硬币不知道有多少了,高三和他一起在江边给小黄人上的色,我在上色,他在一旁捣乱,我被激怒了,拿起笔往他手上一抹,他不再闹,安静地坐在一旁。上好色后我拉着他去洗手,蹲在水边,将手往下伸,水面离我的距离有点远,佝偻着身子往下伸,勉强碰到点水,他拽着我的书包怕我往下掉。秋风起了,水中波光粼粼,倒映着我和他的脸。

秋风起了,灌进了衣服里,凉凉的,紧了紧衣服继续跟着她们往食堂走去,一口一口扒拉着饭,就像一个一个将硬币塞进小黄人嘴里,快快装满,明年秋风起了我就带你去见他。 

 (作者系2016级摄影摄像班学生)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躬耕不辍只为卿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