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交流

看戏人(下)

来源:宣教处   作者:吴梦燕 摄影:吴梦燕   时间:2017-02-24   人气:

20161122日晚,我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出现在杭州胜利剧院。

坐在剧院里看戏,这是头一回。

回望着四周攒动的人头以及被灯光照得鲜亮的红幕布,蓦然间,脑海里回忆起以前种种看戏的场景。从小时候到这天晚上,从村里祠堂看台到杭州胜利剧院,从亲人们的相伴到初识的小伙伴们相陪……这中间跨越了太多太多。我望着红色幕布,出了神般地凝视着,冥冥之中觉得这便是天意。

戏开场了,我注视着演员,准备认真地好好地看一场戏。突然,身后传来了哼唱的声音,我悄悄地回头张望。一位老大爷舒服地靠着椅背,一边摇晃着脑袋,一边哼唱着,怎一个“如痴如醉”了得?看这样子,应该是个资深老戏迷了,哼唱很有节奏,发音还挺准。为何他如此动情?越剧的哪一点吸引了他?看来他是真的懂越剧。那位大爷一副稳稳的样子,时间在他身上停止了流淌,不紧不慢地滋润进他的笑容里。

我回过神来,认真地看着舞台两旁的电子屏幕,对照着上面显示的唱词,开始慢慢理解这出戏。我趁着这时间的空隙好好地看着那不断闪动的唱词,竟也找到了欣赏之处。让我颇感兴趣的是,这唱词,不一般。

押韵的同时,语言的表达上也极富表现力,配合着演员的动作与神情,整体的效与果出来时挺撼动人心的。就像贾宝玉偷偷拿到禁书《西厢记》时,他很不解为什么这样的书是禁书,于是他唱到:“像这样的好书,老爷却不许我读,我今天背地里偏要读它一个爽快。”“爽快”二字话音刚落,演员的手在空中一顿,观众席里便默契地爆发出阵阵掌声。大家都看到了这样一个叛逆的贾宝玉,这样一个不听话的“混世魔王”。

《问紫鹃》这一段我还保留着一些印象。小时候,爸爸的收音机里常常播放着这一段,那天晚上演员唱到这一段时,我也能粗糙地哼上几句。“问紫鹃,妹妹的诗稿今何在?如片片蝴蝶火中化。问紫鹃,妹妹的瑶琴今何在?琴弦已断你休提它。问紫鹃,妹妹的花锄今何在?花锄虽在谁葬花。问紫鹃,妹妹的鹦哥今何在?那鹦哥,叫着姑娘,学着姑娘生前的话。那鹦哥,也知情和义。世上的人儿不如它。”

我喜欢这辞藻华丽,我喜欢这言简耐读,细细一品,也觉得是内涵十足。

但是回头一想,我这是不是属于故意接近越剧而去欣赏她呢?那么实际上,我到底有没有开始接纳越剧?不由得考虑,等自己老了的时候,我是愿意看着肥皂剧还是更愿意走进剧场看戏曲?一切都是未知的,只不过我这个“看戏人”早已不是当初的“看戏人”了。

(作者系文化管理系15级文管班学生)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那时的年味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