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交流

年味儿

来源:宣教处   作者:周雅娇   时间:2017-03-09   人气:

越长大越发现,春节似乎越来越少了记忆中的欢乐了。

还是如期地守着央视春晚,等候着我们的大学姐董卿出来主持,看着节目,看着倒计时,听着外头鞭炮齐鸣。再守上一会儿,便是李谷一老师唱着多年未变的《难忘今宵》。30多个年头,唱得她头发白了,眼睛花了。转念想想我的爷爷,从前倔得驴似的脾气,终究在这耄耋之年软了下来。喝完了两碗酒,被我哄着添了一勺的饭,却是笑得开开心心。这样慈孝的画面从前我想都不敢想。

从小,爷爷的高个子、大块头就深深地印在脑子里,不多话,而且你一多话他就会瞪你一眼。我总是恹恹地坐在他自行车后面,看见别人放学路上手里拿着的吃食,却不敢开口要买。真想不到,有一天,我也会照顾起他来。

收红包大约是最开心的时刻了,一张张红红的“毛爷爷”总要放在口袋里捂热了,回到家再将它们整齐地理好,一起包在红包里,压在枕头底下。生活转好,压岁钱也越多起来。但是小时候那个“视钱如命”的我,好像在慢慢消失。红包是各色各样的,心意是越来越大的,喜悦却是越来越少了。《重庆森林》里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东西上都有个日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

我开始怀疑春节是不是会过期?

年味儿是什么?是除夕夜满桌的佳肴,还是缤纷的烟火?是长辈手中的红包,还是正月里的走亲访友?当佳肴变成浪费,烟火成为污染时,我们是否还能感受到从前的年味儿?越长大越发现,春节似乎并没有记忆中的欢乐。

老人老了,孩子大了。暮雀归巢,幼雀却飞向远方。外国人曾玩笑中国的春运,那是一年一次的巨大的人口迁徙。我说,这是一年一次的盛大的团圆。“每逢佳节倍思亲”,我是亲身体验过的,何况是这样一个中国的传统节日。无论孩子带着何种目的回家,老人眼中的泪与嘴角的笑,是无法掩盖的,也是无法替代的。

春晚开头,带着观众走过天南地北,回顾过往的34年,唏嘘一声,时光荏苒,罢了。手机上的红包满天飞,屏幕上的鲜肉满地跑。央视春晚就像个垂暮的老人,拼命想着讨孩子们的喜欢与关注。谁也无法评说这样的做法是对是错,如同谁也无法预料春晚还能坚持多久。春晚,怕已是咱们年味儿的代表,少了春晚,年味儿又能坚持多久?

自身学的非遗专业让我更加关注中国的传统,却见传统渐渐消逝。痛哉,惜哉……

(作者系文化管理系16级公共文化班学生)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李淼:我愿化春雨,无言润桃李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