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交流

我本想留住那时光

来源:宣教处   作者:学生记者 葛媛   时间:2017-04-20   人气:

在钱塘江边,我见到了这对祖孙,爷爷拉着孩子,问我是否可以为他们照一张相,我答应了他们,让他们从那头向我走过来,按下快门那一瞬间,我脑海中的一个身影与那位老人重叠在了一起。

小时候的我,是极其桀骜不驯的,而爷爷则是一个严肃的老头,因此那个年纪的我和他永远是矛盾着的。每当我吃剩下半碗米饭时,就免不了被他一顿教训,我却是个不长脑子的,好了伤疤忘了疼,后来我便想了个法子,吃不完我就偷偷倒回电饭煲,然而在他看到米饭里的汤油时,便不仅仅是一顿骂了。那会儿我还是一个奶声奶气、打着赤脚到处跑的孩子,爷爷在乡里是很有声望的。在我的记忆中,经常有一些面生的客人来家中找爷爷帮忙。我们家的辈分很高,因此时常会碰到类似一花甲老人对着我喊姑姑的尴尬事。那时候爷爷总会将我横放在那老式永久牌自行车的横杠上,载着我穿过半个村子去上幼儿园。途径亲戚家的早餐店时,便将我从横杠上抱下来,买一个大饼,裹上油条,再来一碗甜豆浆,便是正宗的早点了。

爷爷的身体一直很硬朗,见过他的人都说他看上去很威严,说话也是掷地有声的,甚至在他70岁时,依然坚持冬泳,以至于当我看到瘦骨嶙峋的他躺在煞白的病床上不发一言地朝我缓缓招手时,眼泪就不自觉地“唰”地流了下来。他的癌症来得汹涌,但庆幸的是这毛病没有折磨他太久,仅仅10个月,在我结束高考两周后,他就走了。我甚至觉得他是为了我强撑着在这世上弥留着的。最后两个月,他总是不太清醒,高考结束那天下着暴雨,我来到爷爷家,告诉他我考完了,他跟我说考完就轻松了,那天我帮他揉了很久他痉挛的手臂。那是最后一次他清醒地与我说话。

我曾经以为他会一直陪着我,直到我长大成人、结婚生子,我曾经设想过等他老了我会照顾他,看着他灰发渐白,到如今我才明白,何为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那些时光在我眼前一一闪过,当我回过神来查看相机里拍下的照片时,却是早已模糊成了一片。

(作者系影视技术系16级摄影摄像班学生)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李漫: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