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交流

鱼之乐

来源:宣教处   作者:马向东   时间:2017-07-13   人气:

我喜欢看着鱼儿在水中静静地游弋。我以为鱼儿是欢愉的,因为看着它们的我是欢愉的。便不由自主地会想起《庄周·秋水》中的那个颇有哲学意味的经典辩论“鱼之乐”。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在我看来,那水中的鱼儿若是有思维,定会瞪着岸上的两位辩者说:“鱼儿的心思你别猜。”看鱼儿的人大抵是快乐的,因为他们认定鱼儿也是快乐的。快乐可以分享,人鱼和谐,这也挺好的。

那年暑假,带着小外甥在池塘边捕鱼。将小渔网兜埋伏在水里,凝神静气,静待小鱼慢慢游近,轻轻提起,那鱼儿便在网兜里跳跃不休了。小外甥看着我捞捕小鱼,竟很快学会了,不时发出收获的惊喜。那天我们共捞得30多条各式各样的小鱼,带回家养在一只大大的玻璃缸里,放在飘窗台面上,一眼望去,一片游鱼戏水、自由畅快、生机盎然的水底世界景象,很是养眼。

小外甥爱不释手,整天围着鱼缸转,淘气地用手去捉捞小鱼,脸上洋溢着欢乐。我每每经过,也会看一会儿,很有些惬意。我想,庄子与惠子辩论,其实也是快乐的,他们都觉得自己和鱼儿一样自由快乐呢。

听说野生鱼是养不久的,但让我欣喜的是,这些鱼儿却活得好好的,直到一个月后小外甥要回澳洲。兴许是因为我去花鸟市场给鱼儿买了氧气泵的缘故吧?小外甥想带鱼儿走,我说鱼儿上不了飞机,我给你养着,等你下次来杭州再玩。

我知道这只是一个真实的谎言,对小外甥和小鱼儿来说,我能做的只有“且行且珍惜”。小外甥却是信了,还与我拉钩,依依不舍地与小鱼儿惜别。

小鱼儿每天吞吸着鱼食,呼吸着氧气,宁静地生活,似一群灵动的小精灵。我和庄子一样,认为它们是快乐的。然而,渐渐地,我感觉到了鱼儿数量的减少。一天,那条漂亮的小花条鱼不见了,一时好奇,执意要找寻一番。

我拨开缸底的一块大石头,看见那条小花条鱼斜躺着,便用网兜去捞,它却机械地、目无表情地往石缝后面退,动作有些怪异。我用手将那块大石头捞了起来,蓦地发现颇恐怖的一幕——那条不合群的小黑鱼正把这小花条鱼的下半身咬在嘴里呢!

我连忙驱赶,小黑鱼顾自逃开了。小花条鱼晃晃悠悠地游了起来。我庆幸及时救下了它。不过,只过了一天,这小花条鱼到底还是横尸水面上了。

听说过黑鱼凶猛,这么小的黑鱼也会杀生?为了验证,我将手机放在鱼缸前,20分钟后翻看录像,果然鱼缸里一片“丛林法则”情景,小黑鱼如猎手一般四处出击,追咬小鱼;众鱼四处逃窜,惶惶不可终日……

不禁悲从中来。看得见的是鱼之乐,是鱼儿优哉游哉、和谐共处的安逸景象,看不见的却是鱼之忧,背后潜藏着如此诡秘的危机和杀戮……不经意中,我们竟将欢愉建立在了鱼儿们的痛苦之上了。

然而,我非鱼,安知鱼之苦?据说鱼是没有痛感的,也没有乐感的。小黑鱼被我隔离了,鱼儿们又呈现出宁静安详的逍遥游景象。我还是每天得闲看一会儿鱼儿们,释放一下疲惫,收获些许欢愉。那一群脱离了苦海的鱼儿们,居然有不少活到了小外甥的再次来杭。当小外甥一年后再度看到一年前的小鱼儿在眼前慢条斯理地游弋着时,他的碧蓝的眼睛放出了喜悦的光芒……

                                                                                                                 (作者系院党委宣传部部长)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鲁迅与越剧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