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交流

囚绿•求绿

来源:宣教处   作者:学生记者 俞睿辰   时间:2017-07-07   人气:

凌晨六点早起,来到阳台,抬眼时,天地不由分说地将一片惨白铺陈在我的眼前。天色尚早,万籁俱静,浓稠得化不开的雾霾使离我最近的建筑物也无法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仿佛在冰原上寸行之人。不过束缚我的不是周身的寒意,而是得不到回应的孤独——一如我右手边十五公分处那抹被囚禁的绿,正在喘息着艰难呼吸。

阳光在这里也折断了羽翼,楼下戴着口罩的学姐看起来像一只奔忙的蚂蚁。消失在白色里的背影,恰好与我右手边那抹被囚禁的绿重叠,上面的灰尘已经无法清洗,像一件嵌入它经络纹路的囚衣,即使在水龙头下冲洗。直到它在水流中匍匐在地,我终于不得不放弃努力。我知道这无济于事,除了它,绵延至我看不到的极限外,那里所有的绿色都穿着囚衣。

树木是世袭的土著。

这是我看到的对树最妥帖中肯的定义,像是给与大地同生共存的它们一个千万年守护这片青山碧水的理由和交代。而这绿色正在以比猫儿看到太阳的瞳孔还要快的速度收缩。它们在没有成为电锯或斧子下的亡魂前,终究沦为了漫天雾霾的阶下囚!这自然是它们以自己为赌注给我们的惩罚,在势单力薄到不得不停止对我们保护的它们,终于任由白色恐怖囚禁了我们,也囚禁了它们自己。这是我们对着它们举起镰刀时没有想到的,这是商人哄抬实木家具时没有想到的,这是对环保主义嗤之以鼻的我们没有想到的,这是工厂踌躇满志地竖起高耸入云的烟囱时没有想到的,这是身在鱼米之乡以为雾霾不会对我的生活进行任何打扰的我没有想到的。当黄土高原的厚土开始寸寸龟裂,当母亲河的怒气随着河床点点抬升,当漫天风沙夹裹着雷霆之势开始片片吞噬。

这都是因为我们的缘由,我知道我们已经无路可退。我们开始怀念那蓝天白云下的花好月圆,那种在阳台抬眼就可以看到的星光璀璨的惊喜,那种掬一捧清泉石涧飘落一片头顶红叶的安然闲适。

求之不得,弃之不舍。

是的,求之不得。自然最慷慨珍贵的赠予被我们亲手毁于一旦,我们若要再次索求,就势必以最虔诚的姿态争取。我相信我们可以,可以让环保深入人心,可以把环境放在利益的前面,可以意识到那无助的绿色是与自己休戚共存的存在,可以明白参天古木倒下时它们身上切口整齐的年轮说代表的意义不仅仅是年年岁岁的时间而已。我们都相信,我们可以。一个人的力量也可以改变世界,更何况这世界改变了千千万万人的心,我们不要满目疮痍,这是华夏子孙胸腔内发出的不约而同的共振,这亦是我们的承诺。我们必将竭尽全力,释放那被囚禁的绿色,同时释放被囚禁的自己。

而我们的力量绝不局限于个人。

国家的环保构想,是用最直接的意图告诉我们国家对我们的心声的重视。这是亿万人民的心声,得到了国家不追求GDP、追求人民生活质量这样掷地有声的承诺。这是国家在祖国浩瀚河山上构建的一个中国梦,这是华夏子孙永远跟随的中国方向。那一刹那,我的眼前有大片绿色肆无忌惮地四散开来,像久居囚室的囚徒活动筋骨的兴奋,是希望是自由,是我们的声声渴求得到的回应,是我的祖国的未来。

我相信我们可以,即使身处四面茫茫的境地,也不会孤独,即使像奔忙的蚂蚁一样也要奋勇前进,那嵌入经络纹路的不是囚衣,是苦难。而再大的苦难也有支撑,绿色必定会像小鸟一样被释放,就像我们的未来一样自由、希望且势不可挡,没有人可以囚禁得了。

中国之幸,亦我之幸。

(作者系文化管理系2016级文化创意与策划班学生)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符韶英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