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艺院

青年报讯:沉闷冗长不应是严肃话剧标签

来源:青年报   作者:青年报记者 陈宏   时间:2017-09-10   人气:

青年报9月7日讯:

众所周知,上海的戏剧市场很好,严肃话剧也不愁没人看。昨天,根据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人恩尼斯特·盖恩斯的著名小说《我的灵魂永不下跪》改编的话剧来沪,主创接受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观众已经不再满足于一些浅显的作品,他们期待深刻和震撼,但同时,他们也指出,严肃不能跟冗长乏味画上等号。

市场需要严肃话剧

话剧《我的灵魂永不下跪》根据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人恩尼斯特·盖恩斯小说改编,这是一个关于生与死、黑与白、爱与恨、尊严与歧视的故事,为了体现严肃性,著名戏剧翻译家、导演、上海戏剧学院教授范益松翻译这部话剧时,沿用了原名。

这部小说讲述的故事尽人皆知:20世纪40年代的美国路易斯安那州,黑人杰弗逊不幸卷入一桩小酒店枪击事件,被白人指控蓄意谋杀并被判处死刑。他的养母希望杰弗逊的老师格兰特能用他的智慧和人格重塑杰弗逊懵懂无知的灵魂,为杰弗逊上临刑前的最后一堂课——要带着尊严而死!这是一堂教导,也是一次顿悟,更是一回救赎……

“思考人应该如何活得有尊严有价值,不需要等到功成名就之后。它有一个和每个人有关的主题,那就是‘尊严’。话剧展示的是一种极致的尊严,在面对厄运,面对不公时,人依然在追求生而为人的高贵。”范益松教授表示,这样的严肃话剧,在当下中国也同样有现实意义,“现代社会中,人们都在追求有尊严的生活,时刻捍卫着自己的尊严。在美国种族歧视现在还存在,而我们的生活中阶层歧视、贫富歧视、地域歧视等也不鲜见。有思想的人总是把尊严与对自己命运的思考结合起来,这部剧的主题离观众并不遥远。”

范教授的学生胡歌也强烈推荐了这部剧:“作为近几年少有的严肃话剧,《我的灵魂永不下跪》这个剧名恰恰表现了所有主创的初心和态度。作为一名演员我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我们都有过为五斗米折腰的经历,所以能纯粹地演戏是非常幸福,也是非常难得的,我很羡慕他们,也更加敬佩他们。也希望观众朋友能放下手机,放下手中的零食,安静地走进剧场,用心去感受戏剧的美。”

严肃不代表乏味

这部话剧是由浙江艺术职业学院师生共同打造的,去年在浙江演出时,曾引起了极大的轰动,而今年它将于9月在上海马兰花剧场连续上演,并参加上海白玉兰戏剧奖评选。

导演兼主演、浙艺戏剧系副教授那刚告诉记者,如今的观众,在戏剧市场越来越发达的当下,已经不满足于简单的叙事结构,这也给严肃话剧的发挥,带来了空间。

“我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现在的观众看演出,期待着一种深入、一种精微,一种震撼。而这些深入的前提正是戏剧表演教学中一丝不苟的生活化体验与体现。院校戏剧表演师生,一直在做这种尝试,象牙塔创造了尝试的条件,但也因比较封闭的环境阻挡了与大舞台的交流,《我的灵魂永不下跪》到上海公演就是想做一次对接。”他说。

但他同时也表示,观众需要严肃话剧的同时,严肃话剧也应作出一些创新和改变,大段冗长的台词和传统的三一律已经无法满足现在观众的审美需求了:“这部小说在美国也改编成了话剧,但长达3个多小时,在我看来,那些表现内心的矛盾有重复的部分的大段大段的台词,会让观众很容易有疲劳感,所以我作了筛选和压缩,同时在小说中又找了有质感的桥段,配合时空的跳跃处理,这样更能符合现代观众的审美需求——时代都已经从读字变成读画时代了,你不能指望观众耐得住三个多小时!”


原文链接:http://app.why.com.cn/epaper/webpc/qnb/html/2017-09/07/content_37186.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中国文化报讯:浙江民营文艺表演团体七月展演 山花烂漫吐芬芳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