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交流

最疯狂的实验,最漫长的探险

来源:宣教处   作者:吕芷旸 编辑:潘艺鑫   时间:2017-09-04   人气:

配乐之于电影来说,是非常重要的部分,而器乐摇滚和电影配乐一直以来都颇有渊源,这种纯乐器演奏的音乐表现形式,能够灵巧地烘衬每一个具象的电影画面,更能无限延展出丰富的想象和情绪叠加,这也是器乐摇滚一直都被优秀的电影制作人所青睐的原因///

几乎国外的器乐摇滚大团都为电影献出过自己的作品,诸如Sigur Ros为电影《We Bought a Zoo》制作了大篇幅的配乐,Godspeed You!Black Emperor为电影《惊变28天》中空无一人的伦敦城塑造的《East Hasting》,都为电影画面本身提供了更深层的意境。

2015年,中国导演程然的九小时长电影《奇迹寻踪》与惘闻乐队进行了一次“探险”式的合作,在硕大的模拟海面上完成了一次关于空间的声音对话,这次特别的声音实验也同样带给程然电影上更多的想象。2017年8月30日,伴随着惘闻《奇迹寻踪》纪念版黑胶画册正式开售,Space Circle也在程然导演的授权下,将这部9小时艺术电影《奇迹寻踪》通过双城展映的形式呈现给观众。关于观看一部9小时的电影,你做好准备了吗?

从2009年的《少年维特的烦恼》到2011年《热血、混血、冷血》,再到2013年取材于儿童睡前故事的《在入睡之前》以及刘嘉玲参与演出的告白式短片《信》,程然一直都用敏锐细腻的视角去捕捉拍摄内心所想要的画面和镜头。在2015年程然导演提出了拍一部九小时的电影,这相比于他过去所拍摄电影的篇幅,似乎已经超出了大家对常态电影的预想。然后,程然就去做了,9小时的电影对他而言是一次挑战,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这部超长时间跨度的实验电影已经在2015年9月的伊斯坦布尔双年展上首映了。

这部九小时片长的影片源于荷兰艺术家Bas Jan Ader驾驶他的13英寸的“Ocean Wave”横渡大西洋,此后无影踪的故事,Bas Jan Ader把这件事誉为“search of miracle”,但是程然导演把“search”改成了“course”,而整部影片的拍摄也成为了一种寻找奇迹的过程,在暂未命名的拍摄期过后,程然也把这部电影命名为《奇迹寻踪》(《In Course of The Miraculous》)。

与之前的电影作品中程然导演讨论苦恼、困惑相比,《奇迹寻踪》通过另一种方式把影像创作延伸展开,把对于人的精神世界,恐惧和无所畏惧更完整的呈现在镜头画面中,除了挑战观众们熟悉的一两个小时的商业电影观看习惯以外,电影本身的长度和内容已经呈现出了其独立的姿态。

对于奇迹寻踪,也是程然导演第一次以相对完整的电影制作方式拍摄而成,但是他自述对于票房却没有过多考虑,在他眼里,电影拍摄和姿态有关,拍摄长电影本身就是出于自我的反思。

在影片尚未开拍之前,导演程然带着他的团队,已经为了踩点出行多次,在去雪山的路上,一行人沿着四十五度的陡坡开车到了一座海拔4000米的小镇,当时已是晚上,山里起了雾,什么也看不到。等到第二天起床,程然从窗户外望出去看到的是一大片盖满白雪的山峰,他描述那是一片闪着金光的山顶,并且体会到了一种难以言表的自然的力量,而这个场景也被他做成了电影最宏大的剧照,同时收录在《奇迹寻踪》的黑胶画册中。

《奇迹寻踪》和惘闻的电影配乐合作,也是影片以外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惘闻在欧洲巡演结束之后通过经纪人介绍去看了程然的个展,双方的第一次见面在当时《奇迹寻踪》北京摄影棚外的夜宵摊上,惘闻和程然导演一拍即合,最后也促成了在影棚模拟海面完成即兴声音实验。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忆•浙艺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