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交流

再回首马塍路24号

来源:宣传部   作者:蒋晨霞 供图:朱建炜   时间:2018-01-18   人气:
字体:放大 缩小

掰着手指数了数毕业已15年,99年入学,转眼从少年步入中年,可叹岁月无情,我们成了时髦的油腻中年男女。

只记得那年中考考砸了,希里糊涂进了这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学校。那是最懵懂的少年离家独自生活的三年,是自由放纵的三年,也是青春洋溢的三年。岁月如歌,许多人和事随着时间慢慢淡忘,但母校的点滴在脑海中还有着清晰的画面——

记忆中传达室大伯在操场上喊某同学接电话的声音是那样高亢,穿透力极强,常常在周末的清晨把我们叫醒;校门口的那棵大梧桐树是我们躲避阳光和看男生打篮球的好地方;上电影放映课,修胶片的胶水散发的刺鼻气味和钳工课手工磨的那个铁榔头;学校食堂7毛钱的素几很美味,还有土豪般2块5的大排,而最难忘的是早餐3毛钱的烧卖;教学楼顶远远观望烟花之夜,和世纪年操场上四方天的那场狮子座流星雨;每个周三下午的福利——看电影;还有我们最可爱的每一位老师……

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学校,只有一个专业3届4个班,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她也有她独特的魅力。

这里的每一个老师我们都认识,亦师亦友,课上是严厉的师长,课后开着玩笑和我们打成一片,像家长般关心我们的生活,有经济困难还可以找班主任接济帮忙。就是这样一个温馨的环境滋润我们身心成长。

毕业的那年,我们搬到了滨江,我们的毕业证也从电影学校升级成了浙江艺术职业学院。对滨江校区的记忆停留在当年周围一片大工地,以至于某次路过时我迷路了。

而后每次去杭州都会特意到文三路马塍路,寻找那曾经熟悉的记忆,只有学校围墙东侧那条我们晨跑偷懒抄近近道的小路变化不大,其他都已不复存在。马塍路24号成为照片里永久的记忆。

(作者系浙江省电影学校2002届毕业生)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愿意一辈子做那片淳朴平凡的土壤下一篇: